第267章 狼突

因为失血过多,七间有些迷糊,听到折袖的话,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瞬间清醒了很多,脸色更加苍白,艰难转头望向折袖的侧脸,看着他依然面无表情的脸上,那双明显已经失去神采的眼睛,身体顿时僵硬无比。比·奇·中·文·网·首·发
“你……看不见了?”七间声音颤抖说道,便要从他的身上下来。
折袖没有让他下来的意思,两只手像铁条一般抓着他的腿弯,让他无法离开。
感受着腿上传来的温度与力量,七间又羞又急,用尽力气想要离开。任由他如何挣扎,折袖都毫无反应,就这般站着,像座雕像一样。七间的力气越来越小,挣扎的幅度也越来越小,终于放弃了,无力地重新伏到了他的肩上。
这时候再望向折袖,平日里那张面无表情、令他无比厌憎,只想远离的死人脸,忽然间,多了一些说不清楚的味道。
是的,真的很像一座雕像,像一只站在山崖上,望着远方的狼,或者是少年。
不知不觉间,七间的心底变得柔软了很多,眼底也柔软了下来,看着折袖的脸,苍白的小脸上流露出敬佩的神情,然而不知为何,他又觉得特别难过,尤其是看着折袖的眼睛时,于是他哭了起来,哭的很是伤心。
折袖的神情依旧漠然,似乎根本没有受到不能视物的影响,说道:“如果哭能解决问题,我绝对是世界上最擅长哭的那个人。”
在雪原上,在与魔族的战斗当中,有无数需要解决的、与生死相关的问题。
七间觉得很丢脸,抬起手臂用袖子去擦脸上的泪水,却怎么也擦不干净,因为泪水不停地在流。
折袖的声音变得有些迟疑:“或者……你……”
然后他沉默了会儿,又说道:“不要哭了,没事儿。”
很明显,他不擅长安慰人,更不擅长哄人,所以语气显得有些生硬,但因此更显真挚。
七间抽了抽鼻子,有些委屈地嗯了声,也不知道这份委屈是对谁的,然后低声说道:“那……咱们走吧。”
折袖看着眼前的黑暗,定了定神后说道:“还是往畔山林语的方向。”
七间扶着他的肩,有些困难地抬起头来,望向二人身前那条笔直的山道,说道:“一直向前,四百丈后右转,我会说。”
折袖毫不犹豫,抱紧他的腿弯,便向前走去,竟对他的话没有任何怀疑。
这让七间有些感动,也有些不解。
山风吹拂着折袖的脸,他已经干脆闭上了眼睛。
然后,山风才落到七间的小脸上。
那风,仿佛带着某种温度。
七间觉得有些温暖,有些安心。
周园的山野里,不停地响着脚步声和七间清稚虚弱的指路声,还有折袖依然沉稳冷漠的应答声。
“慢点,前面有坎。”
“一条小溪,两丈,对面是沙地。”
“你没事儿吧?”
“再快点儿。”
“可是……”
“没有可是。”
“小心,别撞树上了。”
……
……
按照折袖的想法,他们必须尽快地找到周园里的那些人类修行者,然而奔跑了数十里地,竟是一个人都没有遇到。绝大多数人类修行者,昨夜已经按照陈长生或者那个白衣少女的安排,集中在了那几处园林。
现在想来,这应该也是魔族那位传奇军师早就算到了的事情。
周园与外界隔绝,人类修行者为了争夺法器或者传承之类的事物,必然会内讧。就算有人成功地阻止了混乱,那么入园的人类修行者,肯定也会被集中到几个区域,而像折袖、离山剑宗弟子,这些魔族必杀的目标,反而更可能自行其事。
折袖和七间在某片山崖处停了下来,距离最近的人类修行者聚集地畔山林语,还有数十里的路程。
在他们侧后方的那道山坡上,已经能够看到两道被落日映照的极长的身影。
那对魔将夫妇已经追了上来,依然挑着担,拎着大铁锅,看似像搬家一样,实际上速度快的有些骇人。
七间痛苦地咳了两声,小脸变得更加苍白,报告道:“西南,圭轸星位,大约……六里,不,五里。”
对他们来说,远方山坡上那对魔将夫妇的影子,就像死亡的阴影,必须要想办法摆脱。
“他们停下来了。”七间有些吃惊。
折袖说道:“他们在看我们会往哪边走。”
他现在虽然看不见任何景物,但前两天他随陈长生在周园外围的这些山野里走了很多遍,把地理环境都记在了心里。如果他们还是按照原先的计划,去畔山林语与人类修行者会合,那对魔将夫妇只需要往斜里一插,穿过一片山林,便能拦截住他们。
折袖沉默片刻,计算了一下双方的距离与位置关系,知道没有办法赶到畔山林语。
他隐约记得在湖畔似乎听谁说过,魔族能够随时掌握他们的位置。
就算对方不能掌握自己的位置,现在看来,那对夫妇不愧是魔将,明明是两个人对两个人的追杀,竟是用上了兵法与布阵追杀与逃亡已经持续了数刻时间,他们竟是根本没有办法靠近畔山林语一步,反而被逼的越来越远。
折袖背着七间,感受着落在脸上的最后的余晖,沉默片刻后,转身望向西南方向。
他看不见,但他想看看那对想杀自己的魔将。
远处的那片山坡,被晚霞笼罩,正在燃烧。
刘小婉和腾小明站在火烧一般的草甸里,也在看着他们。
彼此遥遥相望。
“我要开始跑了。”
折袖忽然说道,平静而坚定。
看不见路,却要奔跑?
七间很吃惊,抓着他肩头的手,下意识里攥紧了些。
折袖说道:“你随时报告他们的位置,同时替我指路,现在……你首先告诉我,面前这座山崖,有多陡。”
七间的声音很虚弱,这时候更加颤抖,因为紧张,看了会儿后说道:“大概是四三分角……你真的可以吗?”
“肯定会经常跌倒,只要爬起来再跑。”
折袖沉默了会儿,说道:“会摔的很痛,你不要哭。”
七间轻轻嗯了声。
折袖又沉默了会儿,说道:“抱紧点。”
七间又轻轻嗯了声,然后双手向前紧紧地搂住他的颈,头靠着他的肩。
做好了所有准备,折袖深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的真元狂暴地运转起来,将那些试图从眼底向更多地方散去的孔雀翎毒素尽数压制,然后向下蹲去。
随着他的动作,他的双膝,以一种超出人类想象的方式,奇异地弯折起来。
他脚上的靴子前端破裂开来,锋利的爪锋从深色的狼毛里探出,刺进坚硬的崖石里,发出锃的声音。
同时,他的脸颊边缘和颈上,生出无数坚硬粗糙的毛发。
他的眼瞳因为妖化而变得血红一片,又与眼瞳深处的绿色毒素一混,变成了一种很奇怪的颜色。
看着就像是新结的柠檬果,酸的很有力量,可以刺激出来无数精神。
“怕吗?”他问道。
七间没有回答,手搂的更紧了些,靠的也更紧了些。
折袖似乎有些意外,安静片刻后,唇角微微扬起,应该是笑了。
如果陈长生看到这幕画面,一定会非常吃惊,因为他不记得自己曾经看见折袖笑过。
遗憾的是,七间这时候把脸埋在他的颈间,没有看到。
折袖不再多说什么,抱紧七间的双腿,便向崖下陡峭无比的岩壁冲了下去。
……
……
沙石四溅,岩屑乱飞。
折袖背着七间在山野间狂奔,他的脚每一次落下,都会深深地刺进坚硬的山崖,抓地的效果极好。
孔雀翎的毒素,损害到他的眼睛,却没有影响到他别的能力。
妖化之后的狼族少年,拥有近乎完美的平衡能力与速度,在奔跑中对力量的运用,以及对环境的本能适应,强大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只是片刻时间,他便背着七间,冲到了山崖的下方。
数里外那片山坡上的魔将夫妇,明显没有想到他们会选择这种方式,这个方向突围,停顿了会儿才开始再次追击。
伴着轰隆隆的声音,山崖微微震动,两道尘龙紧随而来。
……
……
“南野,轸星位,四里。”
七间收回视线,用虚弱的声音尽可能清楚地说道:“三百,二百四,二百,一百七,石阶,斜四一角,准备……跳!”
折袖如同一只真的年轻公狼,背着他在山野间狂奔着,化作一道灰影,向前方纵跃十余丈,直接跳到了石阶上方。
七间感受着下方传来的剧震,小腹剧痛,却忍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虚弱说道:“直行四百丈,入林?”
折袖此时全部的心神都用在奔跑上,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七间重新把头搁到他的肩上,感受着不停传来的震动,看着越来越近的那片树林,双手更紧,心情也更加紧张。
……
……
看不见路,背着一个身受重伤的人,却依然要以最快的速度奔跑。
而且是在山野间。
这很疯狂。
折袖做的就是这么疯狂的事情。
疯狂必然要付出代价。
哪怕他已经妖化,七间用尽所有努力计算着,不停地给他指着路,依然难免跌倒,而且是重重的跌倒。
但就像在山崖上,他说过的那样,每次跌倒,他都会毫不停顿地再次爬起,然后继续奔跑。
因为只有这般疯狂不要命的突奔,才能活下来。
最开始数次摔倒的时候,七间总会下意识里闭上眼睛,但后来他不再闭眼,因为每次摔倒的时候,折袖总会在落地之前,用强悍的身体协调能力调整姿式,确保承受最多冲击的是自己,尽可能地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无论他们摔倒的地方是泥地,还是沙地,是柔软的溪水,还是坚硬甚至锋利的山崖。
七间不再闭眼,不是因为折袖的保护让他不再害怕,而是他想尽可能地把前路看的更清楚一些,希望他能少摔几次。
折袖的身上已经满是伤口,鲜血不停地流着。
他闭着眼睛,低着头,沉默着,继续狂奔着。
七间紧紧地抱着他,眼圈早就红了。
她想哭。
但他说不要哭。
她听话。
所以她不哭。
……
……
一路追杀逃亡。
看着暮峪,却无法靠近,只能平行而前。
最终,无路可走。
折袖背着七间来到了那片草原的外围,终于停下了奔跑的脚步。
刘小婉和腾小明,也停下了追击的脚步。
这对魔将夫妇,看着远处将要落下的太阳,和那半片太阳之前那对少年的身影,眼中生出佩服的神情。
折袖低着头,不停地喘息着。
汗水与血水在他的身上脸上到处都是,让那些深色的毛发纠结在一起,显得格外潦乱。
七间靠在他的肩上,贴着那些很硬很刺的毛发,明明应该很不舒服,但她却觉得很柔软。
“对不起。”他抱歉说道:“我指路没有指好。”
折袖面无表情说道:“是我跑的不够快。”
远方的落日,始终还悬在天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完全被地平线吞没。
无边辽阔的草原,在晚霞下泛着金光,仿佛神国的广场。
这里便是周园最中心、最神秘,也是最凶险的地方传说中的日不落草原。
数百年来,曾经有很多修行者试图进入这片草原,然而进去的人,再也没能活着回来过,只留下了一些传闻。
说来也很奇怪,如果真的没有人能活着离开这片草原,那么这些传闻又是如何留下来的?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七间轻声问道。
向前走便是这片草原,是死亡。
转身,便是战斗,也是死亡。
就像在青藤宴上,唐三十六和陈长生说过的那样,七间是个很柔弱的孩子。
但他毕竟是离山剑宗的弟子,而且他是离山掌门的关门弟子,他的腰间系着的是离山的法剑。
在他看来,如果要死,那么当然要转身做最后的战斗。
折袖没有转身,也没有询问他的意见,背着他,便向那片约一人多高的草原里走了进去。
“没有人能活着从这片草原里出来。”七间紧张说道。
“我不是人,我是狼。”
折袖说道:“草原是我的家,我不相信有什么草原能困住我。”
七间不再多说什么,抱着他,有些舒服地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草原里到处都是一样的野草,再也不需要他指路了。
那么,随便走吧,走多远都行,走多久都行。
哪怕是一条死路,有人陪着,也要走到尽头去看一看。
野草,擦着他们的衣衫,发出沙沙的声响。
远方的太阳,依然没有落下。
就像他们一样倔强。
……
……
(中间那几句,实在是不能允许自己写他,所以写的她,今天还会再写一章,可能会晚些,我一直等着写这章……很高兴能写出来。)

《第267章 狼突》有一个想法

  1. You are so cool! I don’t believe I’ve truly read through a single thing
    like that before. So wonderful to discover somebody with unique thoughts on this subject matter.
    Really.. thanks for starting this up. This web site is
    something that’s needed on the internet, someone with a little originalit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